亲爱的伤友,我想对你说……

我是姚芳,一名脊髓损伤患者。



我是姚芳,也许你听说过我:伦敦残奥会轮椅击剑冠军、上海食品科技学校的老师、上海市金山区第五届执行理事会兼职副理事长、金山区肢残人协会副主席……但所有这些身份都源于——我是一名脊髓损伤患者。

时间回到1998年,面对从天而降的灾祸,相信每个人的感受都是一样的。坐在轮椅上,好像未来的生命都矮了半截。这是我人生最最低谷的时候,完全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,只想把自己封闭起来,与社会隔绝。

椅击剑成就另一个我

2002年上海市残疾人体育训练中心在招残疾人运动员,我有幸接触到轮椅击剑项目,没想到它却成就了另一个姚芳。我依然记得,刚进队时为了能够尽快上手参加比赛,教练给我开了速成班,只教三个动作:直刺、击打进攻和防守,加班加点反复练了4个月就征战“远南”运动会,获得个人第四、团体第三的成绩。

从那时起,轮椅击剑运动给我的生命带来了新的亮光,让我重新拾起对生活的信心。在03年全运会上一举拿下个人花剑和个人重剑两块金牌后,我升入国家队,对这项运动的热爱越来越深,而我的心态也越来越好。

回望过去20年,人生经历了大起大落,内心最大的感慨就是,心态很重要。轮椅击剑是老天为我打开的一扇窗,给予我信心去努力拼搏,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。我相信,每个残疾人的生活中或多或少都会碰到这样的机遇,让你的心态发生转变,不再封闭自我,愿意打开心门,去拥抱生活。

“对我来说,哪怕比赛输了也就郁闷一会儿,重新拾起剑再战。”

成功没有捷径

但我的轮椅击剑之路并非一帆风顺,在伦敦残奥会之前,我一直是“千年老二”,总是输给中国香港的一位选手。直到战胜她的那一刻,我才终于突破自我。当时内心万分激动,想到自己终于赢了,想到这10年的汗水没有白流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瑜亮情节,有时候人需要有个克星,就像一个标杆矗立在那儿,推动自己不断突破和成长。

也许你觉得我轻轻松松就取得了好成绩,但我想说荣誉背后一定有伤痛。训练这十几年很辛苦,流了数不尽的汗水和泪水。我曾因为高强度的训练,导致腰椎的钢板断了,担心不能再练剑了。因为右手长时间持剑,一个动作要做几百下,导致手腕和肘关节发生腱鞘炎,疼得连一杯水都拿不起来。忍受着每天针灸、按摩的疼痛,只为了快点恢复参加奥运会。

只有真正热爱一样事物,才愿意倾其所有付出,哪怕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和后遗症。

“成功从来没有捷径,如果有那就是努力与坚持。从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有韧性。”

圆梦康复机器人

曾经视为噩梦的疾病,却促成了我和轮椅击剑的不解之缘。退役之后,我得到了一份学校图书馆的工作。每年新生开学,我都会用自己的故事激励他们,向更多人推广击剑运动。还参加了西点课程、手工编织、农民画,甚至坐着轮椅和健全人一起跑马拉松,生活忙碌而充实。

轮椅击剑让我走出国门,见识到不一样的世界,同时我也开始关注国内外康复辅具,为此参加过不少展会,憧憬着有没有更多的可能性,借助科技的力量为我们残疾人的生活带来改变。

而朋友圈的一篇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,原来上海就有一家从事康复机器人研发的公司——傅利叶智能。和他们联系上以后,我强烈表示想要尝试一下。

我至今都能清晰地回忆起,穿上康复机器人站起来的那刻,就像做梦一样,整个人特别激动开心。终于有一天,我可以直起腰杆,用双腿迈开步伐,虽然要康复机器人帮助我负重前行,但我和其他人走路的姿态是一样的。这是千千万万像我一样的残疾人梦寐以求的心愿。

对普通人来说,坐与站可能没有分别,但对残疾人却意义重大。坐在轮椅里总觉得需要被别人照顾,像这样能站起来到处走走,觉得腿又是自己的了。重新站立,与生活比肩而行,这种站得高看得远的感觉真好。关键是能做很多事情,不用再事事依靠别人。

很多残疾人由于长时间坐着容易长褥疮,出现脊椎变形、骨质疏松等各种问题。如果能够依靠辅具每天站立半小时甚至走一走,胃肠道等各方面都会有所改善,睡眠变好了,也没那么疲劳,对于减轻这些问题助益很大。我身边不少残疾朋友都太想站起来了,有这样一个机器真的会造福好多残疾人。

我最大的心愿,就是希望傅利叶智能的康复机器人个人版能够尽快推向市场,我想穿着它上街、逛超市,用平视的目光和别人打招呼,同时以我的亲身经历帮助、照顾更多的残疾朋友。

也许有些人羡慕我很幸运,但我始终坚信,是生活从未放弃任何人,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兑现生命的价值,所以才更不应该放弃,永远保持期待,未来会有无限可能。

“我有时会想,如果当初没有受伤,我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?也许在平行世界会有另一番际遇。”

创新

取消
0条搜索结果

过滤标准

资讯

公司

产品